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农架啊神农架

 
 
 

日志

 
 

武当山南神道游记  

2006-02-15 15:4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当山南神道游记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甘在斌

 

清晨五点,几声春雷早早地把我从梦中叫醒。推开窗户一看,豆大的雨点从天上直往下倒——乖乖,这样的天气爬山滋味可不好。网友流浪和yesterday几乎同时打来电话问我,还要不要去南神道。看来大家都有些退缩。

这雨来的急,走的也快,你们先到我这来吧,我说。

武当山南神道地处武当金顶南麓的大峡谷,起于丹江口市官山镇吕家河村。相传唐中宗李显被武则天贬于房县时,每年都要定期朝拜武当。房县毗邻武当山南的吕家河村,李显便从这开辟了这条进香之路。武当山香火旺盛时期,来自四川、陕西和鄂西南的朝山百姓,纷纷从这条路上进香朝拜,一时香客络绎不绝。由于南神道道路险峻,年久失修,现在上武当山的游客大都是从北神道上下。自打无意中从BBS里得知了这条也许只有驴友才知道的徒步线路之后,顿时很感兴趣两位摄友对此线路也特别得来劲,于是相约周六徒步南神道,夜宿金顶,第二天看完武当日出之后从南岩返回。

这可是一条蓄谋已久的路线了,可不能因为一场雨就泡汤。于是满心的期待着这雨赶紧停下来。

果然如我所料,九点多钟,雨已经完全停下。于是打起背包,直奔汽车站。

春雨洗过后的小城,空气格外的清新。汽车欢快地行驶在襄十高速公路上,车窗外,一眼望不到边的油菜花披着雨珠儿,如出水芙蓉般,个个笑开了脸,在濛濛雾气中更显柔嫩清新。不知远山深处的南神道,是山花烂漫的静谧峡谷,还是人文积淀深厚的朝山古道。也许清晨的这场雨将给我们带来一个别样的旅程。

中午十一点,车到六里坪。从六里坪到吕家河约有四十公里路程,得租车前往。路线是先前就打听好的,现在的公路已经通到吕家河前面的黑精沟了。真正意义上的南神道也是从黑精沟起始。与的士司机一番讨价还价,谈定80块钱送到黑精沟。

从六里坪经官山,天气突然放晴。约半个小时路程,中国汉族民歌第一村——吕家河出现在我们眼前。吕家河村属武当山南神道景区一部分,住着一百多户人家。当地百姓平时劳作的间隙,田间地头都会唱上两支土生土长的山歌。会唱两个小时以上且不重复的歌手有八十多人,其中六十多岁的歌王姚启华能唱三天三夜不重复。它以江南曲调、孟姜女词、东北北方小调、五更调、剪剪花、陕南、河南小调为主,包含戏曲唱腔和湖北地方的一些民间小调,目前已经搜集整理的民歌歌词5000余首,民歌音乐曲调79种。想象中吕家河一定是热闹非凡的,村子的上空一定也飘着歌声。也许是旅游旺季还没有来临,进了村子,才发现从村头到村尾都是静悄悄的。由于时间的关系,民歌村我们只是勿勿而过。

过了民歌村,路渐渐泥泞起来。颠颠簸簸中,车子缓缓前行着。好在道路两旁的乡村景色怡人。忽然远离喧嚣的城市,看到这山野间的春色,轻轻地合上眼,扑鼻而来的泥土的芬芳,一时间,人仿佛已完全溶入了整个大自然。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来到了黑精沟。路口几户农家小院竖起的电视接收器格外惹眼。三五成群的游人正在此歇脚。一群来自广州的户外运动爱好者正往背包里补充给养。看来,旅游业已经给当地农民带来了实惠。

看看表,已是正午时间了。走吧,天黑之前必须得赶到金顶。稍事休整,我们便踏上了徒步南神道的旅程。路上不时碰到有下山的游人,询问到金顶还有多远,一律回答我们的都是一个多小时,从黑精沟到武当山金顶还有十几公里路嘞。

我们踏着碎石铺就的山间小路,向金顶进发。清清的河水缓缓地流淌着,茂密的山林笼罩着整个峡谷。转过几道弯,山势越来越挤,路突然变得陡峭起来,一段横卧于悬崖峭壁之上的栈道豁然挡在我们眼前。此栈道已非古栈道,系古栈道新修茸而成。工匠们将钢筋固定于山石绝壁之上,然后铺以木板,外侧加有护栏,看似惊险,实则安全。精彩的风景总在后面。转过悬崖,又是一道峭壁,前面全是栈道。栈道如一条长龙,穿行在溪流与悬崖之间……。

峡谷中散发着雨后的芬芳与春日的温馨,枝头上鸟儿的自由地欢唱着,引领着我们行走在栈道之上。枯红的树叶落得栈道上面,厚厚一层,踩在上面,人感觉像飘在童话世界里沿路随处可见叮咚作响的小瀑布,恣意地奔流着,或柔和或狂放,劈开山崖的青绿,随意而全身心地挥洒自己,自然、洒脱、跌宕,然后汇集成缓缓的溪流,清澈而舒缓,让人好生羡慕它们的率性和自由;偶尔有两只恋爱的蜻蜓依偎在栈道护栏上,静静地看着成群结队的同伴穿梭在溪水之间,嬉戏打闹,一幅懒得好奇、见多识广的从容与坦然……漫步其间,随时随处都是绝美的图画,随时都有意外的惊喜,仿佛时光倒转,不知今昔何年。在那一瞬间,我的心境竟是如此的悠然、舒服、惬意。

带上耳麦,MP3里正哼唱着John Denver的一首歌《Sunshine on my shoulders

Sunshine on my shoulders makes me happy

Sunshine in my eyes can make me cry

Sunshine on the water looks so lovely

Sunshine almost always makes me high

If I had a day that I could give you

I’d give to you a day just like today

If I had a song that I could sing for you

I’d sing a song to make you feel this way

If I had a tale that I could tell you

I’ll tell you a tale sure to make you smile

If I had a wish that I could wish for you

I’d make a wish for sunshine all the while

John Denver的每一首歌都充满了阳光的味道。此时我的心境也盈溢着阳光的味道。

在栈道上且玩且走,心随着青山、涧水、古树、飞鸟自由飞舞。不知不觉中,已来到黑龙潭黑龙潭不大,宽约三米,深可见底,由一截高约六、七米的瀑布长年冲击而成,据说是以前山民求雨的地方。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清澈的潭水之上,使这静谥的小潭散发出别样的神采。

过了黑龙潭,蜿蜒数里的峡谷栈道渐渐走到尽头,前面山势渐陡,改为山路。路边林间盛开着不知名的野花,含着笑脸,溢着清香,洁白无暇。由于在栈道拍照耽误了太多时间,我们来不及停留,加快了行走速度,约半个小时就抵达了豆腐沟。

豆腐沟是个位于半山腰的小村庄,海拔约1100米,分布着七八户人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贫穷,那里的房屋都是黄土垒成的青瓦房,不象大多数地方的民居粉刷着白色。几间拆迁的房屋在灿烂的蓝天下显得格外的凝重与沧桑。

烟雨中的武当山同样美得让人无法抗拒。小村的身后正对着天柱峰上的金顶。从这里远眺金顶,笼罩在云雾气之中,不时有两朵淘气的云带,缠绵在山腰,隐隐露出点点红墙碧瓦,异常地美丽。淅沥的春雨洗尽了武当的一切细节,给我们展现了如水墨画般淋漓又处处生机盎然的清明武当图。真恨不得能化身成仙,漫飘在云上,微步在山中。

纯朴的山民从菜园里为我们摘来了新鲜的蔬果,黄瓜五角钱一根,并告诉我们,从豆腐沟到金顶全是十分陡峭的山路,走得快的话半个小时就上去了。

眼看目的地近在眼前,稍事休息后,大家出发。早说听说武当山的天气有一日三变的说法,果然没错。刚才还艳阳高照的天气突然说变就变,金顶上的云雾夹着细雨,转眼之间就下到了半山腰,天色也跟着变暗,湿湿的,云层压得很低,周围的群山,都在云雾的笼罩之中。行走在山林之间,好象夜幕即将来临。看样子我们很难在金顶拍到武当落日的美景了。

真正的考验此时才刚刚开始。宽敞的土路没有了,坡度超过50。由于雾大,岔道又多,担心迷路,我们不约而同地加紧了步伐。前面有了几个小时的徒步,走上这段上坡山路,马上就开始觉得气喘,不一会就掉了队。路遇有穿着黄背心的本地人问,要坐滑竿吗?摆手拒绝。流浪这时充当了先锋的角色,奔在最前面,不时为我加油鼓劲。同伴的影子在前面烟雾里若隐若现,居然境。远眺四周一切更被雨雾笼罩得象一幅淡墨山水画。

幸好这段路不是很长,经过几个回转,路变成了台阶。正当我双腿发酸,体力已经快到极限,准备坐下休息时,走在前面的流浪大声欢呼道:“快点快点,彩虹!有彩虹!金顶上有彩虹啊!”言语中透着极度的兴奋。

金顶彩虹!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奇观!

一听说有彩虹,我们立即来了精神,不知道为何,脚下就如生了风一般,三步并作两步,一边掏相机、调光圈,一边沿着台阶蹬蹬蹬直往金顶上冲。

我有些惊呆了,从没有想象过一挂彩虹会营造出那么绚丽而夺目的景色。彩虹从天柱峰(即金顶,又叫金殿)上方一直插入云海深处,一直持续约5分钟,蔚为壮观。落日余辉下的金殿、彩虹、云层,层次鲜明地向我显示着大自然的神奇魅力。好一幅气势夺人的金顶彩虹图!还等什么,对着彩虹就是一阵狂按快门。

英文里有一个单词,叫做breathtaking,通常被翻译成中文后是“惊心动魄”、“感人肺腑”或“摄人心魄”。每当遇到这个单词的时候,我就想,其实如果想准确地表达原词的神韵,应该直白地翻译成令人屏住了呼吸,不过,那样显得罗嗦,仍然不尽完善。此时此刻,我想起这个词,是因为觉得这个词只有用在我当时看到金顶彩虹的那一段景色的那一刹那,才是恰到好处的。既然翻译过来意境全无,那就让我嘬一句英文吧: Yes, it was really breathtaking!

1940分,彩虹随着夜色渐渐淡去。我们登上金顶平台,与目击道士和景区保安攀谈得知,当日上午9时许金顶上一次出现了两道彩虹。金顶上很少见到过彩虹,一天之内连续出现三道彩虹更是奇观。

那一刻,我顿悟,最美的风景原来是在路上。

是的,风景在路上,不在某个具体的景点。所以我的游走会继续,只要我的生命在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72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