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农架啊神农架

 
 
 

日志

 
 

刘醒龙: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2006-06-26 18:5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醒龙: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culture.cnhubei.com 文化湖北    02-13 10:42
刘醒龙: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 刘祖炎 - 神农架啊神农架 刘醒龙: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 刘祖炎 - 神农架啊神农架

点击进入东湖博客

    所写博客文章《大人们真不好玩》,本是针对最近发生的一场小说官司而发的一些感慨。没想到这么受大家欢迎。读到客人们如此温暖的留言,真的很感动。特别是在悄悄话中劝我将女儿的照片撤下来的那一位,其话简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为了孩子的安全,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多几个心眼。

    我还要告诉大家,女儿刚才读了上面的大部份评论与留言,她觉得最有趣的是“扬州菲鸟”说:“5岁就戴上眼镜了?可怜的小宝宝。”她没有觉得自己可怜,反而站在电脑前面笑个不停。的确,女儿刚刚戴上眼睛上幼儿园时,班上的小朋友都很羡慕,有的小朋友甚至还吵着要爸爸妈妈也像我女儿那样要一副眼镜。

    再来说说女儿的趣事吧。昨天晚餐时,她突然对我们说,班上的小朋友在一起议论哪个妈妈最美丽时,被老师听到了。老师干脆就让小朋友们公开评论,结果全班的小朋友中除了一个例外地说自己的妈妈最美丽,其余的小朋友全体一致地认为我女儿的妈妈最美丽。坦率地说,尽管女儿的妈妈开心极了,以一个成年男人的目光来看,她绝对不是三十几位妈妈中最美丽的。我们不解地继续问,有没有评选最帅的爸爸。女儿说:“当然评啦,就是你!也是只有一位小朋友说自己的爸爸最帅,别的小朋友都认为我爸爸最帅。”我当即举几位小朋友的爸爸为例,说他们肯定比我长得帅。女儿说:“可小朋友们觉得他们不是作家,而你是作家。”到这时我才明白,这帮五岁左右的孩子,已经晓得看人美丑不光是外表了。于是我对女儿的妈妈说,冲着这一点,我也要好好珍惜地做作家这一行。

    写小说对我来说真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这且不说小说本身的妙不可言。它给了我太多的意想不到,对世事的发现,对人的发现,对自己的发现。就说这部《圣天门口》,无论我有多少想法,也不管这种想法是如何天花乱坠,甚至还有哗众取宠,自吹自擂嫌疑。其实,最真实的目的是这六年间,女儿这个小生命太可爱,她的成长需要有成年人在一旁监护。人到中年,得一个宝贝女儿,自己哪里愿意远走一步呀。去年秋天,《文艺报》的王山,来武汉参加一个活动,因飞机误点,半夜过后才到。一屋子的人都在对他说些慰劳的话,他却充耳不闻,径直冲着我走过来,说:“醒龙,我也生了个女儿!今天刚满月!”在众人的一片惊愕中,年纪相仿的两个男人紧握着手放声大笑。一部好小说总是独特得非要天马行空才行。而一部小说再好,也会命中注定是一个必须在尘俗中打滚的东西。我的书写到了何等程度,我的思想境界穿透了哪一重天,在一分钟一分钟度过的日子里,谁也看不见,我自己也同样摸它不着。用一百万个汉字来打熬六年,最能让自己信服的理由只有一个,做这样一件可以耗掉更多时间的事,使得自己可以终日面对那可爱的小生命,也让一步也舍不得走远的世俗念头,披上障人眼目的外衣。男人非要到四十岁以后才懂得,如何做父亲,如何善待女性。才能体会到女儿是父亲前世最爱的情人。至于小说,我相信自己永远也不明白它是什么,那样的小说才会使人始终保持着前所未有的兴趣。用我家里的话来说,小说是放养的,小说家是圈养的。

    二○○二年夏天,刚满两岁的女儿接连三次住院,每天里,光是一瓶红霉素打下来,便至少要六个小时,因为红霉素导致的胃部难受,女儿一刻也不肯离开爸妈的怀抱,只能是一个人抱着她,另一个人举着点滴瓶子,在病房的走廊上不停地走动。每当大夫同意女儿出院时,我的眼睛就会潮湿得不敢看人。现在想来,我相信这是一种命定。正如上天在我临到中年时,赐给我一个聚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儿。在年纪上《圣天门口》与女儿一般大。所以,我只能相信,如果不是女儿的降临,就不会有这部作品。尽管很多年前我就在为这部小说做准备,然而一切都是那样清楚明白,没有女儿带给我的安宁,就不会有六年中一以贯之的写作状态。

    在写作的后期,从襁褓中一天天长大的女儿,时常从腋下钻进我的怀里,站在我和电脑之间,大声念着显示屏上的文字,遇到她认为可笑之处,便用五岁的嗓门放声大笑。二○○五年元月二十一日,是小说最终完稿的日子。女儿听到这个消息时,高兴地大声说,爸爸终于可以跟我玩了。翻开那一天的日记,是这样写的:“太太送女儿上幼儿园后,因有小朋友发水痘,又带了回来。她很乖,几乎没有打扰,一直在看书。中午吃饭时,她突然指着窗外问:爸爸,那是什么?回头一看,竟然大雪悄悄落了下来。一时很兴奋,这是今年的第二场,入冬以来。《圣天门口》经过再次修改,下午四点半正式完稿。”有天使一般的小生命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蜿蜒前行,谁都没有理由不会好好享受安宁。我的心情,就像长途跋涉后来到一座驿站。如此符合人性的写作,也足以成为我灵魂的驿站。

    在今天的晚餐餐桌旁,女儿又讲了她班上的事,这一次老师见孩子们喜欢在一起说些“吹牛”的笑话,就让大家集中起来进行“吹牛”比赛。女儿所在组别竟然得了冠军。女儿的搭当是个小男孩,他先吹牛说,自己在妈妈肚子里就认识很多字,读了很多书。女儿接着“吹牛”:她能用一张牛皮弹奏出很优美的音乐。大约是小朋友们认为他们最会“吹牛”,顿时鼓起掌握来,老师一下子就给他们加了一百分。孩子们的想法,有些我们永远也无法想像。能想到的是孩子们的心灵是这个世界上最健康最干净的,哪怕让他们去吹牛,听起来也是那样甜蜜与可爱。

    自从有了女儿,我越来越觉得,身为男人,其情感中最伟大、最动人的不是对女性的爱,而是对女儿的爱。一个连自己女儿都不会爱,或者干脆不爱的男人,肯定是不合格的男人。就我来说,有许多东西是女儿教会的。当然,这种教会在某种意义上看,也可以说成是对那种洁净纯的呼唤的响应,和从麻木沉睡中的苏醒。女儿总在说,而我也非常愿意听女儿说,我不怕爸爸凶,爸爸一凶我就撒娇。女儿真撒娇时,我不是没辙,而是感觉到有一种无边无际的爱在铺天盖地。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无论别人信不信,在我这里早已是不需要重新证明的真理。

  评论这张
 
阅读(109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